权氏家主

-FGO/伯爵天草-法式浪漫

FH:

假期使人怠惰


·岩窟王×天草四郎。现PA,捏造,也有别人出场。


·源自之前看到的一个梗




-


门角的铃铛响了。天草四郎推门进去,又被扑鼻的花香熏得无从适应。唐泰斯店主正在向年轻的女孩推荐今天新进的花,表情随和,配上那张英俊的脸,又养眼又叫人嗤之以鼻。他向这边瞟了一眼,挥手向天草问好,天草只是微笑着点点头,然后走到一边把自己的围裙系上。


天草四郎有幸来法国留学,学习之余找了一份杂工,便是在这家花店打下手。薪资不高,也不管吃住,唯一值得夸的或许只有环境够好,以及老板还算体贴。


昨天他的答辩差点没过,在资料上出了些小问题,他顶着莫大的压力一晚没睡好。店内满是鲜花,花香怡人也逼人清醒,天草四郎在一个极度疲惫和清醒的夹缝间挣扎。


他迷迷糊糊听见唐泰斯又开始用他那套法国人的种族天赋了,说花言巧语不妥当,至少是能让客人开心的话。天草一边听一边打哈欠,一边拿着水壶去给角落里的仙人掌浇水。


“早上好!”铃铛又响了,进来一个黑头发的少年,“啊、不过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,算了。”


藤丸立香是唯一知道天草在这家店工作的他的同学。同来自一国,到哪都比较亲切,关系自然不差。他绕过正在忙生意的店主,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朝天草的角落里缩:“店主先生真是厉害的人,夸人不带重样。”


天草顶着一副不太精神的脸,一边笑一边看,“他们讲热情,我们讲含蓄。今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?作业我也还没写好呢。”


“我在你心目中就只有这点出息!”藤丸差点痛哭,天草见状又补了一句:上次你把“13”抄成“B”的事我还记得,玛丽老师抓着你你就招了,害我也吃了处罚。藤丸瞬间无地自容,心中又难过又悔恨,忍不住圈起食指和拇指对天草比划:“怎么这样!都是半年前的事了!您的心眼真比瓜子儿还小!”


问过之后,天草才得知藤丸今天来的确是办正事。花店进的花不是摆设,这家店地理位置不错,邻街面河,店主人好偶尔还会有折扣活动。人气高不是怪事。藤丸从钱包夹缝里扯出一张皱巴巴的字条,拿拇指抚平之后递给天草,“我姐姐叫我来这取花,顺便向唐泰斯店主问好。现在看他没空,我先拿着花走了,你之后代我姐姐打声招呼!”


“你姐姐?”天草去后房里搬出了编号标记的那束花,一边包图案纸一边说,“第一次知道。”


藤丸接过花,面生一丝悲恸:就是那个,“橙色恶魔”……嘘!不要说是我说的,命要紧!


“总之麻烦你了!工作加油,下班请你喝奶茶!”


天草答应一声,突然想起今天未必有空。刚想回绝,可藤丸已经抱着花推门出去了。




“藤丸?噢。该给他打折,还他上次帮我送咖啡的人情——也得谢谢他对你的照顾。”


早晨的花市总是很热闹。唐泰斯直到临近中午才有时间歇下来。本来一个人会忙不过来,有天草帮忙,事情好办得多。他走到门口把营业的木牌翻过来,“Close”向外,告诉客人这家店正要午休,暂不营业。


天草困了一个上午,头脑还是不太清醒,差点把浇水的水壶当咖啡杯用。一夜睡不好损失惨重,他认为失眠三小时需要神志恍惚三十小时才能缓过来。他把茶杯放桌上,伸手去够柜子上的糖罐,晃晃悠悠碰倒了一旁的纸袋。纸袋倒了,小盒装的奶球噼里啪啦掉下来,横七竖八滚了一桌子。


唐泰斯在其中一个滚下桌前抓住了它。他看得出今天天草不在状态,收拾好桌子后命令小店员乖乖坐着,今天他来泡咖啡。


天草又往咖啡里加了三块糖,唐泰斯总不太能理解这种又甜又苦的喝法。他举着杯子,神态像个端茶安度晚年的老年人,周身冒着惬意的泡,和花店的氛围格格不入。“每次都要讨好客人,不累吗?”他喝一口咖啡,没更清醒,“我觉得其中有一半是冲着你来的。”


“不是讨好。习惯而已,怎么会累。我们在距离上差了小半个地球,习俗也一样。你刚来的时候不是也不习惯亲吻?”


唐泰斯靠在桌边,一边喝咖啡一边摆弄他的手机,“这的人远比你想的要热情。”


一年前天草刚出国,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。虽能讲一口流利的本地话,却总是融不进大团体。热情的人们成群结队,对他友好如至亲,颇有见人取经的味道。含蓄的留学生适应了本土菜肴的风味,适应了气温、天气、环境,唯独苦手交际。


“我觉得拥抱和亲吻很正常,能增进友谊,‘我喜欢你’也只是代表亲爱而非至爱,对吧?”天草解释说,“接受和理解是一回事,付诸行动是另一回事。”


唐泰斯拿手机查起资料:“你们那边是怎么表达爱意的?”


“有种说法,是‘今晚月色很好’。”天草笑笑,“很不一样吧?”


“大相径庭。”


店内播放着音乐,很搭午休。天草一边听,一边深表理解店主的审美。这些曲子有股欧洲小资的味道,既腐朽又好闻,闲适可爱。本不精神的天草喝咖啡也敌不过倦意,上下眼皮打架许久,就快倒头睡去。


“不吃午饭?”唐泰斯问。


不了。天草摇摇头。他把咖啡杯放回桌上,给自己空出一块桌面,趴下就睡了。午休时间从没有明文规定,什么时候开业就看唐泰斯心情。也许他体贴的老板会让他多睡会。


唐泰斯很难想象有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睡着,不自觉笑出一声。




紫熏衣离他很近,挡住了百合洒来的妖艳香气。由此他这觉睡的不错。等到苹果派的香味把他熏醒已经是下午三点。


以往唐泰斯不会停业那么久,这次可能是心情作祟,破格的等到天草醒了再开。他把切好的苹果派送到天草桌前,面皮烤的金黄,闻上去又香又软。


“要奶油还是冰淇淋?”


天草刚醒,揉着眼睛说:“奶油就行。这是您烤的?”


“买来的。我烤一定会焦。”唐泰斯一边说一边拎起餐盒,亮出上面甜品店的LOGO:那家店最近新开业,人气很旺,一定非常贵。天草吃着苹果派,打心底里赞同人气高往往不容易出错。它家派皮烤的恰到好处,苹果也尝得出新鲜,酸甜可口的味道让他清醒不少。


“虽然不合时宜,”天草嚼着苹果派说,“我记得马上有位女士要来拿预约的花,不赶紧开门真的好吗?”


“是哪位?”


“唔、南丁……南丁格尔女士。”天草歪斜着身子靠向收银台,手里的叉子倒是没放下,“我记得她是市中心那家医院的护士长,这次是来取送给出院病人的花。”他仔仔细细看了看收据。三份十一支的康乃馨,附带四张贺卡。因为其中一位病人对花粉过敏。他强调说。


唐泰斯本着严谨的职业精神前去检查一遍,确认商品准备无误,暗叹躲过一劫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南丁格尔总想带他去看脑科,不知是不是脑科部门主任喜欢他的花(或者人)又不好意思说。


“花经不起时间,人也一样。有时候一句甜言蜜语可以避免很多事。”唐泰斯洗着咖啡杯和餐盘,一副前辈的模样向天草说教,“——方便快捷。法国人就是这样的。入乡随俗,你何不试试?”


天草完全没听进去。“打照面的事是您来做,我一介学生,做不好只会生事。”给您添麻烦可不好。


他不会告诉唐泰斯,曾经他因为这事出过笑话。秉承他教优良传统,天主至上,当一个褐发碧眼的男人对他说:您真有趣!我爱您!天草反应平平。他握住对方的手,表情深情又亲和:难以表达我的感激之心。我的喜爱不值一提,请允许我用“神爱你”代替。


所幸对方也是一派人,笑嘻嘻地接受了:哦,对,神爱所有人!


天草虽然觉得这事严肃又神圣,但说出来唐泰斯一定无法理解,一语作罢。“对了,刚才您说的游戏是什么?”


是说天草在睡眠与清醒边缘周旋时听到的唐泰斯说的最后一句话,脑子不好使筛去许多,只留下游戏一词。


“你有兴趣?”唐泰斯起了兴致,金眼睛狡诈地瞥他一眼,“百货商厦的女神小姐和我提起的。‘我喜欢你’和‘再来一遍’的对峙游戏,谁先退缩算输。”


天草狐疑着眨眨眼睛,“就这样?”


“就这样。女神小姐说它是个恐怖的游戏,如同恶魔——能增进感情,也能制造错觉。”唐泰斯转过身面向他继续说,“你还是学生,我们不赌薪酬,输的人去送这单——他住在郊区,去那很远。”


“听着怎么不那么划算——不过我也不想跑腿。”


唐泰斯自认正派绅士,法式浪漫自有种族天赋,“我喜欢你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,就如他喝咖啡一般平常。他看到天草笑着点头答应,答应权当练习。一丝法国人的自豪萦绕心头。


如此暧昧的游戏不好让青涩的学生开口,唐泰斯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

天草四郎不改那从容的表情,“再来一遍。”


唐泰斯微微一笑:“我喜欢你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天草四郎第一次那么直接的体验这位店长的爱意,顿然可以理解那些慕名而来的大小姐,也明白为什么她们会为一两句话动容。尽管只是亲爱之意,杀伤力还是太大,以至于眉头一翘有了退缩的心思。


“怎么?不继续了?”唐泰斯看穿他的心思,闭上眼笑道。


战败在所难免,远洋的学生敌不过土生土长的法国人。脸皮真厚,天草暗地想。怎样的环境才能养出说这种话毫不害臊的人?他长吸一口气,又重重叹回去,做一个深呼吸。


“——我认输。送货到哪?”


“小川公寓。别的内容写在字条上了。”


天草这就开始整理需要带的物品。他把围裙卸下,拍拍干净然后挂在门背后的挂钩上。要送的货物是一束鸢尾,记得要新鲜,至少看上去得漂亮。


唐泰斯本还怀疑这小子放弃如此之快定有蹊跷。几分钟过去,什么都没发生。天草的手指有些变扭的叠在一起,这次包装用的丝带系得不太好看,唐泰斯又突然不好意思去让他重来。


“唐泰斯先生。”


唐泰斯被叫了名字,懵懵地“嗯”了一声,没想过天草接下来想做什么。天草拿起了花束,走到唐泰斯跟前,然后很无奈似的:“为什么你们要长那么高?”唐泰斯听了,识相地弯过一点,像准备好听什么悄悄话一样。


“您就把这个当做我的努力吧,”天草说,“我爱您。”


他亲了唐泰斯的脸颊,用那束鸢尾作遮挡,从外边看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唐泰斯曾经一名学霸,品学兼优,人好又会说话,这时却呆的像块木头。


他说了什么?唐泰斯思考许久,像个情窦初开的人。




唐泰斯看他走了,心里不知为何就像放下重担。他仔仔细细再咀嚼那句话许久。对比两个词,好像很相似好像又差得很多。直到门角的铃铛又叮铃作响,一下扰乱了他的思绪。


“现在还不营业……哦,是你。”唐泰斯转头看见一位粉头发的小姐气势汹汹地站在那,内心又是五味杂陈,“三束十一支的康乃馨加四张贺卡,对吧?”


天草一定是把两个单词搞混了,学术不精。希望他没对别人这样说过。唐泰斯暗地想,一边把后房里的商品拿出来装进南丁格尔带来的盒子里。


南丁格尔少见这个花店老板那么安静,精明的眼睛转悠好多次才敢确认自己没跑错店。


“你怎么了?”她问。


“……头疼。”


她收了花,签了字,憋了许久,宛如一个世纪,终于出于好意的对他说:“我觉得你需要去医院。头疼和脸红一并出现,可能需要检查。脑科一定能帮你。”




-END




(早就想写我爱你三个字,简单直白,今天绕着圈子让他们说了,会不会很奇怪?)

自扫本set 4

mark

kara:

解压密码均为枪哥的名字英文,无空格,全小写字母


===============


[FATE][灰鈍][言枪]Gravity[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pLjuB5T 密码: 59ir



  


===============


[FATE][鬼神組][言枪]夢見る人唄う犬[non-18n]
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dFzTWzf 密码: m4wm



  


===============


[FATE][灰鈍][言枪]eclipse[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miDmQww 密码: 56ee



  


===============


[FATE][灰鈍][教会组]PREDAWN[NON-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cizfZK 密码: ftyr



  


===============


[FATE][鬼神組][言枪]ケモノとヒトの境目[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jI5PwEy 密码: 89m8



  



仔细一想还真是

知念_红A不存在的:

可爱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梅浮梅催婚委员会:

《西游记》厨和《浮士德》厨的爱(nao)情(dong)结(jiu)晶(tu)
@酸甜苦辣咸 (左)和我(右)的合绘。

中欧八大名著之二的主角见面会

自扫本set3

mark

kara:

解压密码均为枪哥的名字英文,无空格,全小写字母


=============


[FATE][鬼神組][言枪]負け犬の遠吠え[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pLE27Rd 密码: wvnt



  


=============


[FATE][2ji][エジソン×テスラ]天才と魔法のシンクロニティ[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i4BGMpv 密码: j173



  


=============


[FATE][双葉][言枪]恋のおまじない[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dFoyAKL 密码: 7g6n



  


=============


[FATE][鳥の巣箱][言枪]Daydream sky[NON-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skImeQx 密码: ycz2



  


=============


[FATE][鬼神組][言枪]求めよされば与えられん[18n]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i4Q9Qjr 密码: m8g8


仗势欺人

心脏最强音:

图源网络
恶组的感觉真不错啊
想写伯爵和咕哒这种黑恶势力作天作地组合

冷门buff加持中:

天ぐだ♀真的好吃啊!!!!虽然冷到北极圈!!(看了一眼lof名)【还要心上的谴责,说不定哪天茶里就被下毒了。


之前es很专情lx的人到了废狗就变成all向花心萝卜了


怎么想都是那群从者太苏的错,绝不是我花心!
















旧图充数


shi一样的上色已经没救了,连抢救都省了挺(Ta)萌(Ma)的(De)

佚川:

本来想做个一本正经的理科式浪漫,做着做着就又奔向了蜘蛛网和修罗场。

量子物理真有趣啊……||||| 

马其顿特供帝韦伯粮仓:

亟汁糖浆:

想看二世打架!就涂了这个
果然厨力放出完全不会累(x

我宣布,石兵八阵是折寿利器【吐血
找不到素材,sai也没有曲面透视,只能硬画

继续祸害tag

《吉尔伽美什史诗》译者注释&目录

GA:

一本正经


None_诺奈:



感谢读者大大们一直以来对《吉尔伽美什史诗》中译的关注与喜爱,根据前期的留言反馈,如下是来自译者大大的一些注释和说明:











《吉尔伽美什》是目前已知世界上最古老的史诗,最早口耳相传于苏美尔城邦时代。据苏美尔王表,吉尔伽美什为乌鲁克王朝第五任国王,约在位于公元前26世纪,在位126年。本译文主要以Andrew George英文版为底本、参考拉丁字母转写的阿卡德语标准版与其他译本翻译出,此次根据原英译者关于新出土第五块泥板的研究,增补部分内容。由于原泥板缺漏部分较多,信达雅的翻译标准,只能尽量往达、雅之上努力,越“信”则越不通顺(详见之前汉译本),故为了让大家可以在文句畅通的前提下更好地理解这部不朽作品,以如下标准作出添补:1、一个完整句子缺少部分字词,根据句子上下文添补。2、段落中间有个别句子缺失,同时上下文缺少关联性,猜不出来中间是啥的,不添补;上下文有显著逻辑关系,为了通顺,少量添补衔接句。3、段落缺失,不添补。所以说,对照其他汉译本,这个译本不是多了,而是少了。










译文初衷在于呈现吉尔伽美什故事原貌,而非史诗原貌,故译文不能作为了解史实之参考,虽说是这样,翻译时仍尽力尊重了原诗篇章结构,并未在情节上有所增删、延伸,也未刻意加工人物形象与语言。在这样一部宏大深沉的作品面前,所有修饰都会显得苍白肤浅。本人不是两河流域研究相关领域,翻译难免有错讹,欢迎大家批评指正。










最后,需要特别表明的是,本译文非二次元向,译文本身无关FATE系列中的闪恩,对于一些可能引起特殊联想的句子,如“爱他如妻子”,已白描无润色,绝无主观腐料添加,可放心食用。







 







第一章补充说明:




对于评论中“原来闪闪是金发”这个问题,很抱歉给大家造成了误导……史诗用以比喻吉尔伽美什头发(毛发)的意象是麦田,一想到麦田就想到了金色,顺手就写下来了。其实这里的比喻更侧重于繁茂的状态而非颜色(荠麦青青也是麦,雾)。苏美尔人自称“有黑发的人”,所以闪闪更可能是黑发,当然了,如果理解为闪闪是神所以未必黑发,好像也没啥说不通。




 




第五章补充说明:




新发现的泥板,网上的新闻里有梗概,号称发现与旧泥板龃龉的内容,在这里稍微说明一下:新泥板突出了哈姆巴巴作为森林守护者的积极意义,雪松林因它而充满生机。另外明确写出,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害怕破坏雪松林、杀害哈姆巴巴会遭受神谴。而大家觉得NTR的关键剧情,哈姆巴巴与恩奇都是旧识,恩奇都幼年曾经受哈姆巴巴照顾,哈姆巴巴责怪恩奇都忘恩负义,向吉尔伽美什乞求臣服……这些在旧泥板中就有了。恩奇都在神妾莎慕哈特引导下,从森林之子转职成真正的人类,曾经的野兽朋友离他而去,他也丝般顺滑接受了人类的立场,与旧恩人、朋友为敌,逻辑通。新泥板仍然缺失较多,无法独立成段落,联系上下文穿插在旧泥板之中。




 











【目录】




楔子(译者分段,此部分与第十一块泥板对应,相对独立)




一恩奇都的到来




二恩奇都的臣服




三筹备雪松林远征




四通往雪松林之路




五哈姆巴巴之战




六伊诗塔与天牛




七恩奇都之死




八恩奇都的葬礼




九吉尔伽美什寻找永生之旅




十在世界的边缘




十一不朽的丰碑:大洪水的故事








十二番外:吉尔伽美什打高尔夫球(?)的日常(暂不公开)












一些来自我的说明:




此史诗翻译其实是3年前就完成的,但当时没有发布在网络上,近期由于沉迷FGO所以又翻了出来重新发布,因此一开始发布的版本是3年前的翻译版。




感谢读者大大们的支持,也感谢译者大大的不辞劳苦,译者大大近期在之前的版本基础上不但添加了更新版的史诗,还对原来的部分全篇进行了校对。但是,出于种种考量,本lofter暂时还是仅放出此前翻译的未更新版,经过校对和更新后的版本将放在CP20会出的新刊同人志中,喜欢的大大可以支持一下本子。




至于之后是否会放出完整的更新版翻译,视情况而定。




此外,翻译的实质其实也是一种二次创作的过程,每个译者都有自己不同的风格。我本人也翻译过一些拙作,也受到过一些非议。在此说一下,如果读者大大发现翻译内容有错误或疑问的,比如蓝色被翻译成了红色、同意翻译成了不悦等,非常欢迎指出,一旦发现此类错漏译者也会积极探讨改正。




但是诸如“这个XX翻译过了”“XX翻译的比这个好”“我觉得这个翻译的语气太过轻浮了”“我不知道你们哪里翻错了但我觉得你们这种翻译的方法会误导别人”等等,此类意见,抱歉,真的,不接受也不想看见。不知道为什么的,建议可以去学一下B站弹幕礼仪。




史诗的翻译工作量很大,难度也很大,译者大大平时也有很忙碌的本职工作,但仍然抽空完成了翻译和校对,并且将这个成果免费分享给各位读者大大……毕竟不是专业出版物,毕竟不是核刊发表,还请不要用商务印刷馆或者学术论文的高度来要求我们。如果实在认为翻译的不好,还请直接关掉不看或者拿更好的版本出来,我们也希望能够学习到他人的作品。




谢谢一直以来给史诗译本点喜欢和推荐的读者大大,更加感谢那些留言了的读者大大,你们的留言译者都看到了,也请继续一如既往的支持> <


追溯LGBTQ的历史。不愧是大英博物馆。

GA:

第一死徒:

原微博出处:塔夏_
展馆:大英博物馆(时钟塔内hhhh)
展览主题:渴慕、爱情、认同——追溯LGBTQ的历史

美索不达米亚 公元前1800-1600年
吉尔伽美什史诗

著名史诗吉尔伽美什包含多个不同版本,但都无一例外在叙述一段友谊,吉尔伽美什王和野人恩奇都的友谊。相遇之前,吉尔伽美什做了一个预知梦:

你将迎来坚忍的伴侣,
你将被这位朋友拯救。
你将待他如己妻,
你将宠他并疼惜。

两人历经重重冒险,其中一次是杀死了恶魔洪巴巴。此处图片展示了用以占卜的羊肠,羊肠显现出洪巴巴脸的模样。

美索不达米亚的英雄之爱:解读历史
对于来自异域文化或遥远过去的事物,通常我们已无法解读出在其环境中的确切意义。即便有文字记录,也会有不同的解读可能。

当恩奇都死去,吉尔伽美什如此悼念他的亡友,“朋友之中我爱得最深的,在每一次困难面前与我共济的”。暗示着两名男人之间最诚挚纯洁的友谊。这样的亲情似乎没必要牵扯上性-欲,但一些历史学家揣测这段文字可以从性-角度来理解。无论这段邂逅中有无明确的性-关系,都无法否认它是用情-色词汇(in erotic terms)记述的。

↑以上为博物馆说明立牌的我流翻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