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氏家主

蜜汁好吃

时光静陌:

时钟塔推广主页:

低谷期:

二世跟大帝一起去参加游戏展某E3

大概就是找路→宣讲会→试玩

还差个结尾写完论文再说吧

短篇 lancer的梦(ooc严重,可能原作向)

写在前面
就是lancer死了后的故事。做了个梦就醒了啊。
其实这篇文最开始诞生是和朋友写出一个不带敏感词的画面。今天开了个脑洞把它改了下,后面加了一段,变成了枪凛。
似乎枪很痴汉啊。
画风奇怪别在意,ooc严重。算是半原作半私设吧。



我推开门冲进了教室,才发现这并非教室。背后黏稠的黑暗一下被暗金的灯光席卷。

壁画、华丽的吊灯、旋转楼梯,还有……我竟一直没有注意到的音乐——更想用靡靡之音来形容。我不得不承认,手风琴总是有这样的能力。像海边的风,像那个大小姐。

我想是因为爱尔兰总是很冷,也没有海,所以我才沉迷。大约是某种化学反应,这种暖洋洋还得是循环了全身才发觉,然后就全身都软了。

像什么呢?大小姐说水面上的叶子,吸饱了水就会慢慢沉下去。我说是放弃了对空气的索求吧。大小姐摇头,是满足。
就是这个感觉。
我满足地沉入水中。

有一阵笑由远及近,摇摇晃晃地走来,我不由得心跳加快。那笑声突然从身后环抱着我,啊,原来这笑声还是带着香的。
终于见到你了。
这话像是糖醋排骨,夹起一块还拔着丝,有声无气——不是无气,是在游走,没有回音,又在心上绕啊绕,缠啊缠的。

嘴唇还未从我耳边离开。我头脑不太清,不知道是怎样的美女。这事,我得承认,会让我想入非非。

可能是个小姑娘,抱着我得踮脚。如果我回头,我准能看到明亮的眼,沉在黑夜的春。又上了故作成熟的鲜红唇色的唇,她此刻一定门牙咬着唇后悔刚才的妩媚,于是那一块藏匿不住天生的樱红——雪泥中的鸿爪,江上的孤舟。
然后和我视线对上的一刻,要吓得别开眼,再自以为自然地准备好笑容转过来。笑声又会钻进我的胸腔上蹿下跳。

于是我喉中干涩得厉害。眼前的地面开始粗重地呼吸,一浮一沉,一翕一张。我觉得我得去找点水。


我不理解为什么我会对背后的一个笑容产生那么多的幻想。而且与我一贯的审美取向差别很大。套着熟女外套的傲娇?无法理解。

不过最后什么也没发生,至少不是确切地如我预料一般。事实上我睁开了眼,于是我醒了。半躺在地上。


面前没有什么性感勾人,是个红色的小姑娘。我反应了一会儿,想起来是archer家的小御主。

她不知是在哭还是怎么,胸前毛衣上的十字架花纹沿曲线弯过一个弧度,一抽一抖的,看着像是飞不稳的蝴蝶。我有些心疼。
我果然不喜欢十字架,总让我想到死亡。

大小姐似乎又说了什么,但我听不太清。我想我现在的状态可能不那么好。
我又握了握手中的枪找自信。

大小姐扯了我两下,我觉得浑身都疼。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在脸上,但我已经控制不了了。
然后她压了上来,真疼。
这次我听清了,她说:库丘林。在耳边。原来她喊我名字的时候是这样的。

那股软绵绵的劲又上来了。这种状态很危险,拿枪的时候千万不能这样。
但我现在不想拿什么枪了,我甚至不想睁眼。
我说:嗯。

她又说:库丘林……

我觉得她这句很多余,感情酝酿多了就过了。哪有喊个不停的。
但我没忍住,一把扔开了枪,用了点力抱住了她。
这次我说:嗯,大小姐。
忍住了睁开眼的欲望。



这个状态似乎持续了一会儿,她也没喊疼。我觉得头脑清明了些便听到她唇齿切切:库丘林,你刚醒时盯着哪儿看呢!
啊啊!我一下子睁开了眼,小姑娘抬头红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还是那个小姑娘。
真好。

某位朋友从马来西亚带回来的。
好吧我就是为挣福利币x

要去霍格沃茨当交换生了,有没有什么建议?


如果不知道霍格沃茨是什么就不要往下看了,犯法。



如题,在下是国内一所魔法学院的学生。用魔法这个词应该比较容易理解吧。但其实,你们知道,建国前我们一直称为道法,建国后,根据第二科学管理部出台的《第二科学研究及应用基本法》就被强制改为第二科学了(授课时一般称为超磁力,魔法场即超磁场)。我觉得很难听,最倒霉的是我们学院也由圣院改为中国第二科学研究学院了,不仅本身就很难听,而且简称还是中二院。妈的智障。

对于霍格沃茨我的了解不多,就曾经在我也不知道哪一届的魁地奇邀请赛中和师尊一起去过一次。我认为扫帚飞行比不上我们御剑飞行,至少剑还可以当武器使对吧。但想到我要去当交换生,要是御剑参加魁地奇就太亏了,简直游走球的活靶子。

一想到我可能会使用魔杖我就觉得好激动。毕竟这么多年一来,我一直用的是符纸,这个就必须得提前准备,当然如果没有存货,那么像我这样专业人才就可以滴血凭空画符,但比较耗费精力。嗯,你说剑?当然剑也可以作为媒介,但不仅飞行时不能用,而且剑本身耗能高,转化率低,经常力不从心。举个例子,如果我用剑使一招江河行地,结果可能就跟尿尿似的。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,这是个悲伤的故事。所以,西方的魔杖其实是利用率很高的媒介,当然我们学院也一直在从事这一研究,有所成效。有兴趣可以读读我师尊的论文,《论东西方第二科学超磁力传播媒介的异同及优劣》。

跑题有些远⋯⋯循其本。
我后天就要去了,我大概需要准备些什么呢?
听说只能带猫头鹰或猫或蟾蜍?我想带国内的龙可以吗?


PS在下不是纯哈迷,不知道罗琳有没有对国内的学院进行过描述,上面全是个人猜测的。

记录一个身边的可爱的小同学,是个男孩子啊。
真的很喜欢他,发自内心的。
看到这个tag(一见你就笑)就想到他了。
没有照片,聊天记录充数好了。
或许以后还会在记录一些事吧。

出去玩坐船,到这地儿,突然想到盗笔网剧x
好吧,其实我就想发张图贴个贴纸x

时空三十题 21二维与三维 圣你

Part 1 http://quanshijiazhu.lofter.com/post/1e411034_be4a40d

Part 2
我去过灵山之顶,绝欲的寂所;
我去过幽冥之渊,大地的尽头;
我去过九重天界,权利的巅峰;
我去过西方圣地,彻悟的净土。
我以为这个天下没有我去不到之处,没有让我感慨横生的地方,更没有让我不想离开的地方。
于是,造化弄人,天意把我送到了这里。

悟空不知道为什么。前一刻,周身罡风碎石,尘飞沙扬,他五百年没爬起的身躯还有些站不稳,纵身一跃,短暂的黑暗过后,就站在了这个地方。揉去眼中沙尘,眼前还是如此。
面前着装怪异的小姑娘满脸恐惧,一双细腿还在颤抖,看起来一捏骨头就能碎。
不管怎么说,我出来了,在哪儿都无所谓,我自由了!
这个念头钻出来,他内心复杂,欢喜又感慨。隐了形体的尾巴也翘了起来。
但多年独来独往的生活,心思缜密的他又怎会随意看轻这个莫名其妙的环境和那小姑娘呢?
“老孙刚从五行山下出来,你却又是何人?莫不是如来老儿派你来看守与俺?”
那小姑娘并未正面回答,慌慌张张得翻动手里白纸,哗啦啦的响得他心烦。
眉毛一皱,再欲开口,却见那姑娘开口。
“山神重拳砸下,擦着悟空的身形堪堪而过,饶是悟空,也腰侧一痛。”
“嗯⋯⋯”毫无察觉,腰侧果真一痛,不禁闷哼出声。
果然全是她搞得鬼!
虽然并不明白是何方法术,但陌生的环境,奇怪的疼痛看来全与她脱不得干系,可恶的妖精!
悟空神思敏捷,心一动,就迅速上前,手刚要掐上她的脖子,却听到“巨石砸下,压住悟空双脚。他却碍于江流儿在场,装作毫不在意,没有动作。”
悟空脚上一痛,似乎真有千金重的石头压了上来,难以动弹。
怒从心起。
“你到底是何人!这是甚么邪门法术,恁地无耻!”说罢奋力地向那女妖身边移动。
那女妖看向自己一眼,又惊惶的翻页:“混沌对着他的头一⋯⋯一脚踩下。”
“山妖们君⋯⋯不,群起而上,围攻他一人。”
“白龙对着他就是一阵龙吟凤哕,哦不对,没有凤哕!一阵⋯⋯一阵龙吟,一时间罡风大作。”语气越来越慌张。
就像一个个诀,一一灵验,但这诀语为何如此古怪?
管不得那么多,悟空抓住她的脚踝,可劲儿一扯。女妖摔倒在地。自己趴到她的腹部,手一把抢过白纸。撕了个粉碎。
那女妖也是吓得不行,眼角泛了红,像是要哭出来。肚子轻颤,又不敢移动。
“我⋯⋯我⋯⋯”嘴巴嗫嚅着。
掐在她脖子上的手再紧了几分。
“你⋯⋯不属于这里。”声音颤抖。
窗外雨声淅淅沥沥,在这一刻十分安静。悟空好像能听见天地绵长的呼吸。

很久之后,叶子枕在我的肩窝,食指指着我的眉心,语气恨恨:“你怎么这么狠心哪!当时我都快吓哭了!”虽然知道她只是撒撒娇,并不真的记恨自己,我也胸中一痛,手搭在她的肩上,把她往怀里揽了揽:“俺那会儿又怎会想到,”我转过头,看着叶子,“那傻乎乎的女妖以后会是俺的媳妇儿呢?”

时空三十题 21二维与三维 圣你

Part 1
窗外雨声淅淅沥沥,风吹过来,带着远方泥土的气息。
阿叶躺在床上,盯着床边的东西,眉头紧锁,神情犹豫。
公寓空空荡荡,仔细听,或许能听到雨丝纤细的足音,却再也听不到半点人声。即便这间公寓也是孤零零的立在城郊。阿叶还记得,善心的公寓主人把房子转卖给她时,那快皱在一起的眉毛:“小姑娘,你果真要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吗!!!”句末至少有三个感叹号!阿叶腹诽。
其实,孤身住在这里也是不得已的。阿叶表示她很无奈。
原因说来也并不复杂。阿叶生来就有一项特殊的能力。为了让父母信服,幼年时,她还特意惦着小脚,在高高的书架上艰难的抽出一本书。
童音脆脆,还带着稚气:“这位年迈的水手,终于当上了海盗船长。”话音一定,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长着络腮胡,满面春风的男人,脸上可怖的伤疤随着他的笑容勾起。
父母显然吓了一跳,愣在当地。
男人面对陌生的环境,也变了脸色,拔出身边的短刃。
阿叶赶紧翻了书页,迅速的寻找,再次念出声:“最后,他在一次海难中不幸离世。”男人又突然倒地,隐了身形。
原来,书中的内容只要是过了她的口,都可以变成现实。
自那以后,父母就耳提面命,让她千万千万别念出书中内容,也别告诉别人。她也开始了孤独的生活。

床边是新来的快递,而快递里的是装订好的一叠纸。封面印着加粗体“大圣归来剧本提要”,似乎是影视剧。但是怎么算自己都与电影无关,掰着指头算来父亲同事的妻子似乎是个小演员。但这也远的离谱了。许是寄错了吧,阿叶随意翻动看了看。
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,无非是屌丝逆袭,铸就英雄。而且是关于孙悟空的。她轻笑,观众的英雄情节还真是怎么都消费不完的。
她躺下身,眯着眼,翘着腿,回想自己觉得无甚趣味的故事,不自觉念出口:“大圣归来?”一字一顿,句末还带着疑问。
卧槽!
腿瞬间软了下来,眼睛也瞪得大大的!
What the fuck!念出来了!
迅速起了身,怔怔地看着面前。
果然,写字台旁边渐渐出现一个身影。一身破破烂烂的麻衣,看不清颜色,身材颀长。仔细看去,红棕色的毛遍布全身,粘着些沙砾。他眼睛眯起,目光迷惘,似乎刚睡醒一般。

我曾想过,有没有一个交心的人,能让我托付秘密的人,与我相遇。我幻想相遇的情景,那天一定阳光正好,微风吹乱我的发丝,吹不乱我们相望的眼神。
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。
我们的相遇,跨越维度。